“区块链第一股”继续跌停 云南工投入局易见股份蒸发30亿

  央广网昆明7月21日(记者马智波)曾经的“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现*ST易见)每天正以5%的跌幅迅速失去市值,截至7月20日收盘,易见股份市值已跌至39.73亿元。

  按照7月20日收盘价3.54元计算,云南国资背景的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目前持有的2.4亿股市值约为8.496亿,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2.02亿股市值约为7.15亿、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1.05亿股市值约为3.71亿。后二者为一致行动人,均属于云南工投。

  易见股份现在每天有66万手大单封死跌停板,预期还将继续跌停,三个国资背景股东的市值还将继续下滑。

  2014年,易见股份前实际控制人冷天辉引入了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参与定增,成为股东。经过一些列运作之后,易见股份营收和利润均大幅上升,2017年营收高达160亿,利润高达8.16亿。

  业绩巨幅增长的背后,则是冷天辉主导的业务转型所致,易见股份主要业务已经变更为供应链管理、商业保理业务。2015年-2017年,这一家上市公司业绩持续增长,奇怪的是,转型带来经营业绩的爆发式增长的时候,冷天辉却逆势而行,开始着手套现。

  冷天辉瞄准的第一个目标是云南世博旅游集团。2017年5月18日,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冷天辉、冷天晴和冷丽芬签署了《增资扩股框架协议》。世博旅游集团拟对九天控股进行增资取得九天控股不低于40%的股权,冷天辉、冷天晴和冷丽芬同意通过协议及公司章程约定,使世博旅游集团取得九天控股的控制权。

  2017年8月1日,易见股份公告进展,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7月31日收到《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关于要约收购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股份事宜的进展情况》的函件。公告同时称,本次交易为国有单位收购非国有单位资产,世博旅游集团需逐级将本次增资事宜上报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或其所出资企业审批。

  2016年12月,华侨城集团公司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华侨城(云南)投资有限公司斥资74.6亿元取得世博旅游集团51%股权,并间接持有云南旅游(002059)49.52%股权。其时,世博旅游集团已经成为华侨城旗下企业,最终本次交易也因为上级单位(国务院国资委)未通过审批而失败,增资扩股事项于2017年10月12日终止。不过,股价也曾经有过一波猛烈炒作,炒作主导者目前未能知悉。

  华侨城没有看上易见股份,与交易金额有一定的关系。当时的交易方案为,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需要斥资40亿元(上下浮动不超过20%)成为实际控制人,通过九天控股间接持有易见股份37.17%股权。当时这一交易也让业内人士很惊讶,交易被否也证明,冷天辉的第一次转手国资的计划失败了。

  交易金额大,保理业务有巨大风险,冷天辉开始白送表决权。2018年8月,公司控股股东九天控股将其持有的1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有点肥科技行使。资料显示,有点肥科技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1亿元,两位自然人股东段师、杨丹分别持股60%和40%。此次九天控股转让表决权后,九天控股仍持股38.11%,但表决权比例下降至19.11%,这样一来,持有上市公司29.4%股份的滇中集团被动成为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冷天辉变更为云南滇中新区管理委员会。

  有了国资成为实际控制人的背书,套现开始似乎容易一些了。2019年10月份,九天控股将其持有的约5612.24万股(占总股本的5%),以11.52元/股的转让价格转让给了上海港通,通过这次交易九天控股套现了约6.47亿元!到2021年3月31日,上海港通依然持有5597.14万股。

  套现的脚步并没有停止。2020年2月11日,易见股份股东九天控股与工投君阳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公司2.0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转让给工投君阳。虽然这18%股权直至2020年8月份才全部完成,但其转让价格不低,为12.83元/股,转让价款约25.92亿元。工投君阳为云南工投的控股子公司,两者存在一致行动关系。彼时,云南工投已经持有易见股份1.34%的股份,加上工投君阳受让的18%上市公司股份,两者合计持有易见股份19.34%的股份。自此,冷天辉控制的九天控股通过协议转让套现了约32.39亿元,此后又通过减持套现7600多万元。

  冷天辉一步一步套现,云南国资一步步入局。接手18%股权以及定增时投入的资金合计,云南工投已经投入27.72亿。此时距离云南工投成为实际控制人还差一步。

  2020年2月14日易见股份披露,滇中集团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所持公司8%股份,云南工投将参与。3月7日,易见股份公告,截至公开征集截止时间,滇中集团仅收到云南工投1家意向受让方以有效形式提交了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了保证金。

  从时间线日,九天控股与工投君阳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转让18%股权;2020年2月14日,滇中集团公告转让8%股份。显然,云南工投是铁心要成为易见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结果也符合云南工投的预期,云南工投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滇中集团转让的易见股份8979.58万股,占后者总股本的8%,转让价格14.41元/股,转让总价12.94亿元。至此,云南工投已经合计在易见股份投入资金40.66亿,也最终获得了控制权。

  按照市值来看,这一部分资金在7月20日收盘后已经缩水为10.32亿,蒸发30亿。

  滇中集团当时投入的20亿,从云南工投收到12.94亿,目前市值8.49亿,不管最终易见股份结局如何,滇中集团脱手或者局部脱手,最终的接盘方云南工投成为损失最大的一方。

  岭南股份党委荣获2020年度“五星级党组织”称号,日前,岭南生态文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岭南股份”)党委被中共东莞市委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工作委员会授予2020年度“五星级党组织”荣誉称号。经过多年发展,岭南股份党委已成东莞非公企业党建标准化建设示范点,拥有12个党支部,260名党员。

  布局河南多个领域重大项目纷纷落地——棕榈股份:“入籍”一年精彩纷呈,事实证明,“入籍”河南以后的棕榈股份经营业绩稳步提升,正是抓住了河南省推进建设中心任务的机遇,多个相关项目落地既是“稳定器”,更是“推动器”。棕榈股份还积极参与建设河南开封黄河生态廊道示范带项目,助力打造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全年,A股上市公司实施回购的金额为617.02亿元。

  曾经的区块链第一股易见股份(现*ST易见)每天正以5%的跌幅迅速失去市值,截至7月20日收盘,易见股份市值已跌至39.73亿元。